三次元の悲しみ

指引

*起名废

*两只吴邪,其一性转

*开放式结局

×

在阿贵家的椅子上坐着一个身穿藏袍的女人,她自称“吴邪”,是之前在张家古楼那个全是水谭的毒气洞里发现的。

她的对面站着面色各异的三人,“吴邪”与为首的吴邪静静对视着,虽是仰视却不输半分气势。吴邪扮演吴三省也有些时日了,但到底比不过吴家三小姐。

对视了半晌,吴邪身后的胖子向前走了一步,先声夺人“你是吴邪?那我们家天真又是谁,你个婆娘还有理了,也不看看自己是谁。”张起灵也上前一步,把吴邪拉到身后。

“吴邪”轻笑一声,轻柔却不容置疑的说道“我当然是吴邪了,不过是吴老狗的孙女,另一个世界的吴邪罢了。”还特意在孙女上加了重音。

看着胖子脸上的戒备,她摇了摇头,似是无奈,似是好笑。她从来没想过要害他们——即使是另一个世界。

“我说是终极把我弄来的,你们总该信了吧。毕竟它总是干一些讨厌的事情,有时候真想毁了它呢。”话语中带着女性特有的俏皮,却又深埋着晦暗的疯狂,令人不寒而栗。

“你对终极做了什么。”张起灵开口了,语调是一如既往的清冷,但语气有些加重。

“没什么啊,我只是当时在附近罢了。”她说的云淡风轻,还抬手整理了一下衣服。

吴邪在旁边看着,想的却是:这女的真牛,竟然不怕小哥。转念一想,不对,她就是我来着,真不愧是我。

张起灵步步紧逼,想要问出真正的答案“你的脖子是什么回事。”

“吴邪”的脖子上横亘着一条狰狞的伤口,看得出来是下了死手的。血似流非流,肉似翻非翻,丑陋异常,完全不像是好了的样子。而且她的右腿也骨折了,怎么看都没有她说的那样平淡。

“那么,要听故事吗?”话题转变得太快,让对面的人有些傻眼。“想知道的话就好好听我讲,我脾气很不好的,要是惹恼了我我就不讲了。”这个蛇精病女吴邪把胖子搞得没了脾气。“讲。”张起灵斩钉截铁地说。

“还是老样子。”“吴邪”嘀咕着。

之前的事他们都已经历,“吴邪”便不再赘述。从墨脱的雪山到巴丹吉林的沙漠,从流泪的雕像到沙海计划,直到最后的坠崖。

凝重的气氛在三人之间蔓延。

“那个沙海计划是怎么回事,胖子秀秀他们怎么办,还有那两个少年。”吴邪先开了口

“我不能跟你详细说明,它不适合……现在的你。但现在小哥既然知道了未来的局势,就一定会帮你铺好路的。别被情感冲昏了头脑,看不清眼前的路。”

多年后在蛇毒里挣扎的吴邪恍惚中想起了这句话,不明白她指的是费洛蒙中的负面情绪,还是当初在长白山时的绝望。

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虽然是另一个世界,到底还是希望你们能好过些。”“吴邪”突然就想起了当年陈文锦和霍玲。视线扫过三人,看着还算年轻的胖子,天真仍在的自己,还有张起灵,这个自己追逐了十年,追问了十年,也追求了十年的人,心情不可谓不复杂。

这边“吴邪”还在感时伤怀,对面的吴邪却呆呆地望着张起灵,知道终究拦不住他,还是忍不住难受,刚从张家古楼里把人救出来,这人就又要去青铜门,吴邪觉得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青铜门了。但命运却一次又一次与它产生联系,不可抗拒。

“你们俩等会再看,我的时间可不多了。”“吴邪”朝这俩人喊了一声,“我说了这么多,还有心理辅导,却连个千字三十的收益都没有,真是可惜。”这话让胖子想起了他被阿贵讲没的三百块, 不禁捂了捂兜。

吴邪的注意力却没在这上面“你刚刚说时间不多了,是怎么回事?”从魔鬼城出来后,他就对这句话特别上心。

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我感觉到我的时间开始流动了。”说着,血就从脖子中流了出来,染红了衣襟,吴邪忙拿纸巾给她,却擦不掉任何东西,一片洁白。

“现在,送我到魔湖那里。”“吴邪”坐在椅子上发号施令,于是由胖子背着她,四人向魔湖进发。

“我们是在毒气洞里发现你的,为什么你要去魔湖?”吴邪在路上问了一句。

“不知道……我感觉我……应该去那……”

由于胖子背着她,能很清楚的感受到背上的人的生命的流逝。“我说,吴大妹子,你可要撑住了,別先你三叔一步去拜见你南派的仙人啊!”

“吴邪”似是被胖子逗笑了,抖了两下。“胖子你……还是那么贫……”

“到了。”张起灵打断了两人的对话。

“把我……放进去……”

“不行,你会被淹死的!”吴邪十分激烈的反驳道。

“我应该……能回去……大不了……就是一死……死有什么牛逼的,活着的人才不容易!”“吴邪”不知想到了什么,情绪激动了起来,说话都顺溜了。

胖子把她放在地上扶着,她现在整个一血人,却还是坚持说话

“小哥,十年太长,像我们这样的人还能有几个十年。可十年又太短,短到我无法忘记你。”像是回光返照一般,她已经涣散的瞳孔恢复清明,注视着张起灵的眼神中充满着深情,又仿佛是透过他对谁表述着情意。

说完,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她便强撑着站了起来,吴邪想要去扶她,却被胖子拦住“接下来就是她自己的路了,我们只要在这看着就行,也只能看着。”

她一瘸一拐,缓慢又坚决地走入湖中,渐渐的被水淹没。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雪山和沙漠,还有他的背影。

她回去了。

评论

热度(1)